您的位置:主页 > 动画资讯 >
一篇文章,彻底读懂日本动画为何风格丰富多样(6)
发布时间:2018-01-11 15:30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日本动画师作者性的发展过程中,一个重要促进因素来自于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动画迷话语的登堂入室。最早让动画迷意识到动画片背后原画存在的人,是金田伊功。

一篇文章,彻底读懂日本动画为何风格丰富多样

金田伊功作画风格的解说

金田伊功会大量采取带畸变的广角透视(即金田透视)和人类骨骼无法完成帅气的POSE,时间感则是极端的强调顿挫变化,以及图形化的金田光,等等。如流星一般闪亮登场的金田伊功带给了动画迷一种全新的体验,他破坏了影片整体协调,过于突出的个人特征持续地让观众将注意力投射到动画影像本身。

此时,动画迷社群和粉丝志的诞生加速了动画迷对于动画师的认同。80年代初的《福星小子》中,动画迷通过片尾字幕发现,原来每一集的拉姆会由于作画监督的不同而产生画风上的差异,甚至连每一集原画的不同也会带来这种差异。

一篇文章,彻底读懂日本动画为何风格丰富多样

《福星小子》的拉姆会由于每集作监的不同画风产生巨大差异

于是,动画迷会尝试通过动画杂志和粉丝志去了解幕后制作,互相交换情报,将作画监督和原画的名字和各种不同画风的拉姆去对应起来,做类似于解谜的游戏。

动画迷通过反复的仪式性观看,去营造了一种大师崇拜。对于细枝末节的关注让动画迷获得了隐秘的快感,也成为动画迷去将自己与一般动画观众区分开的身份标识。

这种技巧的魅惑,或者说对于功能性的美的追求,类似于50年代的迷影文化,让动画迷获得了一种与正统认可针锋相对式的情感反应——虽然大众或者艺术学界也会认可一些具有深度、有思想内涵的动画作品,但对于动画迷来说,并非只有具备文学性的动画才有存在价值,而是动画其本身就蕴含着「形式的诗意」。

但我们仍需要注意,此时作画的差异并非创作上深思熟虑后的考量,而仅仅是制作上妥协的结果,也依靠动画迷对于这种差异的宽容。真正有意识的利用不同作画风格的冲突去营造特殊的体验,90年代演出家的努力功不可没。

以佐藤顺一为代表的演出家大量引入漫画式的表现手法,造成了日本动画开始采取前后段落反差相当大,跳脱式的演出方式。在这样的环境下,一些演出家开始有意识的去考量如何利用作画的反差去加强演出效果。

这里我想用GAINAX的《FLCL》举例说明,这一集的演出是佐伯昭志。90年代之后的GAINAX非常擅长在各种演出氛围间切换,利用演出手法去协调不同动画师的个性。

《FLCL》佐伯昭志演出回,作画:西尾铁也、今石洋之

片中我们可以看到,当直太和蜷守发生争执时,西尾铁也负责的镜头中表演细腻而真实,这种写实作画加强了情绪的酝酿。而当事故发生之后,则变成了由今石洋之负责的极端金田系作画,原本紧张的气氛一扫而空,而演变成了欢脱的闹剧。

这种作画上的反差,是符合演出考量的,也加强了影片情绪的变化。

所以即便原画的个性存在相当大差异,如果演出家在分镜时就考虑过每一段应该由谁负责原画,能够反过来利用好这种差异做到加分。反过来,如果演出考量不够,作画的差异就可能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例如《你的名字》中下坡摔倒的部分。

给我们的启示

美国商业动画中有没有类似日本,注重作者性的模式呢?

曾经是有过的,黄金时期的华纳就是典型的例子。不同于迪斯尼的创作集中模式,华纳无论导演还是动画师的个性都非常清晰。导演中,有Tex Avery,Bob Clampett,Chuck Jones,Friz Freleng等,而动画师则有Bob McKimson,Rod Scribner,Ken Harris,Bobe Cannon,Emery Hawkins等,对于熟悉的人来说,是很容易辨认出他们独特的个性标识的。

一篇文章,彻底读懂日本动画为何风格丰富多样

华纳导演Bob Clampett也非常擅长利用作画差异去加强影片情绪变化

对于美国真正的animatophile来说,对黄金时期华纳的评价往往是高于迪斯尼和米高梅的。遗憾的是,60年代华纳关闭动画部门之后,只剩下迪斯尼一家公司苦苦支撑过美国动画的黑暗期,也造成当今的美国动画很难再出现华纳式的创作体系了。

那么对于中国来说,我们应当采取什么样的创作体系,如何在商业动画中去保证作者性生存的土壤,是我们现在需要考虑的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