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漫画资讯 >
日本动漫名家访谈——松井荣元:日本专业人士眼中的中国漫画前景
发布时间:2017-12-04 15:31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松井荣元

前集英社《周刊少年jump》、《margaret》、《Business Jump》等漫画杂志编辑。2006年起独立,从事漫画、书籍编辑工作,责编作品有《长歌行》(作者夏达,在集英社《ULTRA JUMP》上连载)、《阿?吽》(作者冈崎真里,在小学馆《月刊Spirits》连载)等。

彼此切磋共同发展

我曾在集英社工作过26年,离开集英社后,于2006年秋天正式开始在中国工作。我当时参与了一本新杂志的创刊,因为漫画家资源不足,在集英社的前辈介绍下,机缘巧合结识了徐晓刚先生。徐先生是一位常年定居日本的上海人,在中国漫画界很有人脉。他给了我很大帮助。

徐先生为苦于没有漫画家资源的我介绍了穆逢春先生。虽然那本新杂志出版没有多久就停刊了,但在这期间穆先生一直坚持在杂志上进行连载。我现在还能记得穆先生画过的《圣斗士》插图等,那些插画美丽得令人惊叹。

第二年春天,我开始常常前往上海,在杭州国际漫画节我认识了3位漫画家,他们是姚非拉、于彦舒、猪乐桃,这对于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相遇。通过他们,我得到了发展中国业务的突破口,足迹不再只局限于上海,也扩展到了杭州。他们还向我介绍了刚从北京过来的夏达。

这几位漫画家都是中国漫画界的一流作者,他们的高质量作品,令我叹服。我也把他们的作品带回日本给漫画界的朋友们看了一圈。其中,夏达刚开始连载的《子不语》吸引住了我以前的同事茂木行雄,他当时是漫画杂志《UJ》的总编辑。这也成为促成夏达作品在日本进行正式连载的契机,不过现在一直连载的作品并不是最初的《子不语》,而是《长歌行》。

在那以后,我通过上海朋友的介绍,还有古巢精英社的牵线,和天津国家动漫园、杭州翻翻漫画等机构都建立了联系,有了更多工作机会。从2010年到2012年,我在杭州夏岛的夏季集训课上担任讲师。当时的一名学员肖新宇得到了我在日本出版界朋友的赏识,他希望肖新宇在日本出道进行连载。我也认为肖新宇大有可能在中日两国都火起来。

中国漫画的主流是通过数字终端浏览,数字漫画的优缺点非常明显。日本漫画是在杂志文化中发展起来的。与上市日期和页数都固定下来的杂志相比,数字漫画创作轻松自由度较高,这个是优点。但是杂志漫画每次的连载都要尽力追求有趣精彩,不然就会失去版面,所以跟杂志漫画比起来,数字漫画就显得有些温吞。正是因为日本环境比较严苛,所以漫画家的身后会有漫画编辑,两人一起努力去实现更高的目标,这是杂志漫画的优点。我认为中国漫画界,需要让漫画编辑也背负和漫画家同等重量的负担。不过在中国,漫画编辑这一职业本身还不够完善没有成型,这也是令我深感遗憾的地方。

日本的出版界业绩非常严峻,在这种大环境下,漫画也不例外,问题很严重,仅靠国内市场无法解决。因此将目光慢慢转向国外的漫画人也在逐渐增加。实际上小学馆、讲谈社、角川、集英社已经开始尝试在中国发行漫画杂志,电子版的订单也在不断增加。现在中国正在追求从“物质丰富”转向“精神丰富”的发展,这对于日本人来说也是事业的东风吧。

我认为师徒关系并不适合漫画世界。彼此切磋,探索更好的更独特的创作,才是发展的关键。

日本漫画的确比较发达。但是中国漫画今后需要的不是以日本漫画为模本,而是去挑战新的表现形式。

最近被中国的资本力量吸引,有一些本来对漫画不感兴趣的日本人也想进入中国漫画市场。我看到这些心里很不好受。我希望大家不要因为日本是“漫画大国”,就全然放手信任日本人,还是要以这个人热爱漫画的程度为标准进行交流。

漫画没有终点。我已经在漫画业界里工作了近40年,还没有找到正确的答案。虽然不成器,但我对漫画有着强烈的爱,所以现在依然努力着,也希望和中国的漫画人们共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