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漫画资讯 >
当漫画家爱上HIV携带者,他用画笔治愈了“爱无
发布时间:2018-01-12 15:31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原标题:当漫画家爱上HIV携带者,他用画笔治愈了“爱无能”

在《蓝色小药丸》出版后,有记者问弗雷德里克:“一个男人怎么可以如此自如地谈自己和一个HIV携带者的亲热?”弗雷德里克答:“这不是关于‘艾’的故事,而是关于‘爱’。”

如果没有HIV(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即艾滋病病毒),漫画家弗雷德里克·佩特斯和卡蒂的相遇就是一个正常的爱情故事。

他们在朋友的派对上第一次见面。当时的卡蒂是个“肆无忌惮”的女孩,穿着湿透的白T恤在泳池里喝香槟。她没穿内衣,美好的胸部让弗雷德里克印象深刻。不过,那晚她跟别的男人离开了。

后来他们陆陆续续也见过几次面,始终只是点头之交。

1999年的最后一天,决定和丈夫离婚的卡蒂又遇到了弗雷德。这次之后,他们开始频繁见面。感情在一次次约会中升温,却在一句话之后骤然降至冰点。

“我是HIV携带者,我的儿子也是。”卡蒂说。

弗雷德里克有一瞬间的愤怒。很快,汹涌而来的同情、怜悯把那一点火苗扑灭了——他决定扮演一个有担当的男人。

在爱情里掺入怜悯可不是件好事,就像是“鞋子里的石子一样硌得人不舒服”。在与卡蒂相恋一年后,这个瑞士漫画家决定把自己和卡蒂的相爱相伴画成漫画。他给这本漫画取名为《蓝色小药丸》,这是用来控制HIV病毒的药丸,是卡蒂每天的必需品,也帮她摆脱了爱情里的同情。

2001年,《蓝色小药丸》在瑞士出版了法语版本,销量超过两万册,并获得了当年的“日内瓦市青年漫画奖”。第二年,它又在欧洲最大的漫画节安古兰国际漫画节上获得“官方选择奖”提名,拿下了“安古兰最佳法语漫画奖”。随后这本漫画又被翻译成英语、波兰语、韩语等多个版本。

今年11月,《蓝色小药丸》在中国出版。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这一天,它登上了很多读书榜单。

在弗雷德里克看来,这本漫画就相当于是自己的日记,“这里面有我当时生命中最激烈的东西。如果我生活中的浪漫是更加‘正常’的,也许就不可能会有这样一部作品。”

“没有意识到自己在画画”

当漫画家爱上HIV携带者,他用画笔治愈了“爱无

1998年,弗雷德里克终于下定决心辞掉那个“让人讨厌”的平面设计师工作。他想要当一个漫画家。

他的妈妈至今还留着他7岁时画的漫画,“这也许已经预示了我的一生”。小孩子的漫画在短短4页后就让自己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无聊的超级英雄。

这一次,弗雷德里克想画真正的漫画。为了维持生计,他白天在机场当搬运工。每天下班回家,他总习惯画上几页漫画。

2001年1月的一天,弗雷德里克从机场回到自己位于日内瓦的公寓。这时的他已经和卡蒂以及她的儿子相处了一年。

弗雷德里克刚刚结束了一本漫画的创作,那本漫画讲的是一个瑞士牛仔企图劫持火车的故事。这真是再老套不过的桥段,所以他“想要用一个痛快的淋浴把自己洗干净”。打开花洒,冒出来的就是他和卡蒂的故事。

他开始得很顺利,没有脚本,没有编排,甚至没拿铅笔打草稿,用墨水笔直接在纸上画。在创作前两个章节的时候,他几乎“没有意识到自己在画画”,想到哪画到哪。他并没有打算给任何人看,直到画完第35页,弗雷德里克将这些画拿给一个在独立出版社的朋友看。朋友说:“不需要修改,就这么一直画下去。等到画了500页,就把它发表出来。”

弗雷德里克根本没当真,“得了吧,你这么说是因为你是我哥们儿。”事实上,他的确是唯一一个不对这本漫画抱有期待的人。即便是后来在欧洲最负盛名的漫画节上获奖,他“似乎也是唯一一个对此感到惊讶的人”。

但他一直画了下去,因为想通过这本漫画让周围人知道,他和卡蒂的相处不会带来任何害处和危险。在两三个月中,他每天抽时间画上两三张,“没有草图,没有修改”。仅有的一处修改是在911之后,把双子塔从画中的纽约抹去了。

这本漫画最终真的出版了,不过最开始只卖出了500本左右,其中大部分都是家人和朋友购买的。但因为题材新鲜,《蓝色小药丸》在小圈子里也颇有口碑,后来,漫画随着互联网发展再次兴起,它在瑞士的销量超过了两万册,很快就被翻译成多国语言出版。

把悲剧转化为经验

当漫画家爱上HIV携带者,他用画笔治愈了“爱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