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漫画资讯 >
当漫画家爱上HIV携带者,他用画笔治愈了“爱无(2)
发布时间:2018-01-12 15:31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很多人把《蓝色小药丸》视为艾滋病科普读物。在接受一位韩国记者采访时,弗雷德里克甚至被质问道:“一个男人怎么可以如此自如地谈自己和一个HIV携带者的亲热?”

“这不是关于‘艾’的故事,而是关于‘爱’。”弗雷德里克这样回答。

他们的生活确实比健康的普通人少了点“正常”。

卡蒂每天都要从镜子里细致审视自己的身体,检查是否有哪些地方出现了症状。弗雷德里克也得更加注重保养自己的身体。为此他改掉了咬手上的皮的习惯,妥善包扎每一道细小伤口,对身体的保护精细到了眼睛黏膜……以及,他们几乎需要终生使用安全套。

在他们第三次亲热的时候,安全套破了。弗雷德里克一下子就崩溃了。他蜷坐在浴缸里,把自己从头到脚好好冲洗了一遍,但恐惧没法完全洗净。他仿佛是个“快到青春期的少女”,不知道眼下这出戏到底是爱情悲剧还是浪漫喜剧。

这几乎是大部分人的下意识反应,医生却告诉他们:“要感染没那么容易。”HIV病毒大量集中在血液、精液和女性阴道分泌物当中,也有一小部分存在于唾液,但不至于造成传染。即便进行了可能会引起传染的性行为,只要在十天内接受药物治疗,趁着病毒还没达到淋巴结,就有80%的可能可以将其消灭。

几天后,弗雷德里克的HIV检测结果显示是“阴性”。他还是那个健康的弗雷德里克。

但卡蒂的儿子没那么幸运。打从出生,他就通过母婴传播携带了HIV病毒。2000年8月,只有3岁的他开始吃药控制病毒。最初,他每天都要吃一袋药粉和两种糖浆。卡蒂总把酸奶加入药粉,这种带着刺鼻馊味的混合物看起来“像是水泥剥落的墙面”。后来药粉换成了药丸。

现在的卡蒂和儿子除了每天吃一种蓝色药丸,和普通人几乎没什么两样。他们可以和家人分享一瓶红酒,去郊外度假,甚至可以生孩子。

2004年,弗雷德里克和卡蒂有了一个女儿。药物母婴阻断技术把婴儿感染HIV病毒的可能性降低到了2%左右,而他们同时也选择剖腹产来进一步避免母婴传播。

2013年,《蓝色小药丸》再次出版的时候,弗雷德里克增添了一个名为“十三年后”的章节。在这一章节,他们9岁半的女儿出镜了。这位健康的女孩对所有读者说:“不要害怕HIV携带者。别因为他们有病,就觉得他们不是好人。”

12年前,她的爸爸说过一模一样的话:“我们不能用疾病来评判一个人。在这个(艾滋病)世界里,没有仓促的审判,它会把悲剧转化为经验。”

“如此平静的书”

弗雷德里克从不避讳和孩子们说起HIV。他总是以成人的方式告诉他们:“这种病毒将跟随你一生,但它可以被控制。”

“你会害怕吗?”在某次采访中,记者问弗雷德里克。

“害怕失去某个人吗?不会的。”他摇摇头,“对我而言,HIV一直潜伏着不露痕迹,更像是某个概念而不是病症。相比起来,我更害怕眼睁睁看着父母变老,因为这是真实发生且不可控制的。”

比起这本书过去十几年在世界各地的出版,这次出版中文版,也是意义深远——在西方,人们对于艾滋病毒的恐惧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就走向了正常,但在中国,人们还未找到与它相处的方法。

后浪出版编辑李悦在打开这本书之前也完全没料到这是一本“如此平静的书”。

她之前对HIV的了解非常有限,最深刻的记忆还停留在青少年时期看到的那些艾滋病宣传图册和新闻,里面血淋淋的可怕图片给她留下了童年阴影。所以她猜想,《蓝色小药丸》讲的会不会也是一个悲惨故事。事实上,书中完全没有“狗血剧情和陈词滥调,有的只是真实的力量。会教会我们如何对待HIV携带者和病人。”这对于现代中国是很必要的,因为“艾滋病就在我们身边”。

这跟弗雷德里克的想法不谋而合。